【人物】
  江宜橋,書畫家、環保使者,1959年生於新安縣,現定居於美國西雅圖。美國牡丹畫院院長、美國牡丹藝術文化協會主席、美國西雅圖-中國環境保護聯合會理事長。
  半個世紀前,馬丁·路德·金用“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講,呼喊他心中的夢。今天,一個生活在大洋彼岸的洛陽人,也想呼出自己心中的夢想。他的名字叫江宜橋,他把自己看做一座連接在洛陽和美國西雅圖之間的橋梁,他的夢想是通過這座橋,實現他心中的環保夢、牡丹夢以及未來的更多夢想。
  □東方今報首席記者 張姍姍
  記者 彎繼偉
  特約通訊員 陳鵬/文
  見習記者 張歡歡/圖
  ○將最先進的環保理念帶回家鄉
  江宜橋的老家在新安縣的一個小山村,那裡山清水秀。清澈的泉水從山間滲出匯聚成溪,溪面上竹子和蘆葦的倒影里,總是游弋著不知名的小魚,江宜橋幼時就愛在這溪邊玩耍,割草、放牛、放羊,映襯著藍天白雲的大背景,就像一幅唯美的風景畫。
  而現在,每當想到這個畫面,江宜橋就會忍不住掉眼淚。2009年他定居在美國西雅圖,雖然每年總要回家鄉看看,卻再也回不去他記憶中的故鄉。江宜橋說,我們經濟發展的代價,是農村那些漸漸消失的碧水青山,還有城市中越來越多的霧霾。
  西雅圖是一座綠城,境內46%是水面,36%是原始森林,人類居住的區域只有小小一塊。2009年,江宜橋和妻子第一次到西雅圖,一下飛機看到西雅圖的碧水藍天,江宜橋就果斷說了一句話:“買房子,不走了。”那個環境,其實也像極了他兒時的家鄉。想想過去,看看眼前,江宜橋心中升起一個夢想——環保夢。
  在西雅圖,有一座獨一無二的“零排放”建築。它不用外界輸電,完全靠太陽能發電供給,而且還可以對外輸電;所用的水完全靠雨水收集、凈化、存儲,並可以實現循環使用。從這座建築設計初始,江宜橋就開始“跟蹤”,他希望能在洛陽也建這樣一座建築,將最先進的環保理念帶回洛陽。
  令他開心的是,數日前,這一環保項目已經與洛陽政府部門正式簽約,即將落戶於洛陽空港國際城。除此之外,他還打算選擇一個縣區建立一個微縮景觀,它相對獨立,充當環保技術孵化器的角色。建成後,這裡將包含全世界最頂尖、最先進的環保技術,而且就像一個細胞,可以在國內其他地區無限複製,以此實現技術的傳播。
  江宜橋說自己是一個藝術家,但為了家鄉,也要做一些更務實的事情,環保就是他為之努力的第一個夢想。人生百年,行萬里路,而最終要葉落歸根,江宜橋的環保夢,就是希望重現自己的家鄉。
  ○讓洛陽牡丹植根西雅圖
  江宜橋的第二個夢是關於洛陽牡丹。
  今年是第32屆中國洛陽牡丹文化節,很多人還不知道,此時在美國西雅圖,第二屆“西雅圖·洛陽牡丹文化節”也即將開幕。“牡丹愛上西雅圖”,這也是江宜橋的一個夢想。
  西雅圖有一座西花園,當地人稱之“Chinesegarden”,是1982年西雅圖與重慶市結為姊妹城市時,由重慶出資打造的一座中國園林。就在這座西花園中,江宜橋看到了開在西雅圖的牡丹花。寥寥數株,長得都很高,開的花並不算特別搶眼。江宜橋告訴身邊的朋友,牡丹花的“祖宗”在他的家鄉洛陽,然而總有人會問“洛陽在哪”?江宜橋很傷心,自古“洛陽牡丹甲天下”,卻並不是所有人都識得洛陽和洛陽牡丹。一次活動中,江宜橋給美國朋友表演雙手畫牡丹、雙手寫書法,邊畫邊喝酒,跟朋友們講牡丹在洛陽始於隋、盛於唐、甲天下於宋的歷程。酒到酣時,他當場承諾要給西雅圖送去正宗的洛陽牡丹!
  2012年,江宜橋輾轉許久,終於將200株牡丹花送到西雅圖,當地為了迎接,還專門準備了一場舞龍舞獅表演。江宜橋並不滿足於此,他希望藉由牡丹花,架起一座直通洛陽和西雅圖的橋。去年,他又請美國波音民用航空公司總裁給洛陽市市長李柳身寫了一封邀請函,邀請他赴美考察。雖然最後雙方都因工作繁忙沒有排出檔期,但西雅圖的黑人副市長達里爾·史密斯卻在牡丹文化節期間帶著團隊來到洛陽,併成功和洛陽結為友好城市。洛陽的一家牡丹園也送去700株牡丹。今年牡丹文化節,達里爾·史密斯再一次來到洛陽,推動洛陽環保技術引進項目的簽約落地。
  江宜橋在西雅圖結識了一位華人老太太,多年前她曾捐出百萬美元在西花園中栽植了大面積的梅花。她曾告訴江宜橋說:“我把梅花種好了,牡丹花就看你了。”江宜橋說,他們心中都有一個心結,藝術沒有國界、花也沒有國界,在美國華盛頓,盛開著大片大片的櫻花,西雅圖也開滿了鬱金香,他們希望能把中國的文化,也留在大洋彼岸的土地上。
  第二屆“西雅圖·洛陽牡丹文化節”將在5月開始,江宜橋心中有自己的打算:借牡丹花搭起的這座橋,讓更多的美國人來到洛陽、帶著他們的理念、他們的資金,為洛陽的發展添一分力。
  ○願把自己化身成一座橋
  在江宜橋看來,美國人不會輕而易舉地進行跨國投資,但一旦決定要做投資,來的都是當地實力最強的企業。而西雅圖,就是江宜橋很“看好”的一座城市。這裡居住著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美國波音的總部、星巴克的總部、亞馬遜的總部都設在這裡,還居住著大量手握資金的華人,同時,西雅圖本身又是一座天然環境博物館。在江宜橋心中,西雅圖是招商引資最好的對象。江宜橋覺得,洛陽不僅缺資金,也缺好的發展理念和意識。而這些,他希望能通過他這座橋,一點一點從西雅圖引來洛陽。
  江宜橋就是把自己當成了架橋的人,甚至把自己當做了一座橋。
  江宜橋出國前,曾和弟弟一起創辦了洛陽蘭迪玻璃機器股份有限公司,最初完全要靠從美國引進生產線,一條生產線成本只有一百多萬元,他們卻要支付一千多萬元的代價。於是,他們開始鑽研生產技術,一步一步開創了自己的安全玻璃機組生產線,併在2001年實現了第一條中國出口美國的玻璃生產線。第一條生產線到達美國紐約的時候,紐約封鎖所有大橋,紐約市市長親自去迎接這個重達50多噸的大家伙。現在,這條生產線在美國20多個州投產,在國內更是大量鋪開,有人說,光這一條線,在中國就創造出6000位億萬富翁。而這其中,並沒有江宜橋。
  2003年,江宜橋在公司正在上升發展的時候退出,讓企業淡化“家族”因素。在他自己看來,此前做過的所有努力都是在給同行業的人搭橋,把橋搭好就是他最大的職責和追求。
  融入西雅圖本土的過程並不容易,和波音這些世界級企業、和當地的政府搭好關係也並不容易,對於這些,江宜橋已經不願意深談。他只想告訴家鄉,“江宜橋”就是一座橋,是一根可以連接洛陽和國際的線,他希望有人能用好他這座橋,讓洛陽的牡丹、洛陽的文化走出去,把西雅圖先進的東西帶回來,讓更多的游子回到家鄉。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我是一座橋 連著西雅圖和洛陽)
創作者介紹

清明上河圖

ql64qlpou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